sonypanda

朋友听说过安利吗

都是很不错的文,少帅还没看,吃下安利了

23:



今天是大年初三,来给大家拜个年发个酒疯。祝大家在新一年里平安喜乐,继续开开心心地爱楼诚啊。




言归正传,朋友听说过安利吗?努力推一些我个人超级喜欢的近期一直在追的楼诚文及楼诚衍生文章,给各位文手送点热度,新年么么哒。一个想吹却不会吹的人。




顺序随意,无排名。




 @狂岚暴雨的相遇   


石破天惊》哨响原剧向完结


{阿诚会偷偷看他的大哥,然后安静。明楼对知识的虔诚就像阿诚对明楼的虔诚一样虔诚。


这些虔诚里面不需要其他的感情,纯粹着最好,因为纯粹所以不可撼动。}


{阿诚这个人就是明楼养出来的一个爱好。


爱好,又爱又好。}


{巴黎的冬天,阿诚是喜欢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气候阿诚是一直喜欢的,那就是温带海洋性气候,他觉得这种气候是大自然送给这片土地的礼物,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云雾缭绕,西风盛行。


阿诚对自己说,这种不温不火,不冷不热,不清不楚,不爱不恨,不疼不痒,不甜不苦是一种享受,但没有冷就没有热,没有恨就没有爱,没有苦就不懂得甜,他明诚,才只有二十一岁。


除了差点被桂姨虐杀,他什么都没有经历过。}




{忽然,记忆像被搅混的春水一样涟漪,明楼站在那里,从头冰凉到脚底。


是的,那是茶香,不是任何别的什么茶,那是只生产于台湾的乌龙茶——白毫乌龙,又名东方美人。


他最后一次闻到这个味道,不在其他任何地方,是在他的弟弟身上,是他弟弟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他两年未见的亲人。}


{“所有向导都有一种被称为绝对精神力的精神触手,可以跨越任何的空间,不受任何封锁,这也就是为什么向导能在任何情况下找到他的哨兵,纵使千山万水,纵使千难万险。”}




第一次读这篇文章是欣喜的,因为楼诚的哨响文真的是少,怀着这种心情读完第一遍,然后又蒙头读了一遍。好啊,真的是好啊。一个全新的世界观毫无嫌隙的融入无明火却处处硝烟的巴黎,这种不温不火,不冷不热,不清不楚,不爱不恨,不疼不痒,不甜不苦的文笔,故事平平展开,在明楼的酒味与阿诚的茶香中,一种石破天惊的力道惊觉。


第一遍初读,惊艳笔者的文笔与故事梗概。


第二遍细读,臣服于笔者的处处伏笔与呼应。大哥的永夜,阿诚的曦光。没有太阳,光会降临。阿诚自伏龙芝辗转而来的三幅素描,明楼自危机巴黎惴惴生活中的一隅安宁。阿诚对明楼的虔诚,明楼对阿诚的庇护。直到最后方觉情深。




个人观点,楼诚之间的感情,强大而深沉。明楼带明诚回家,起初,明楼是明诚的掌灯人,他教引他,他领诲他。他为他提灯照前路,他亦步亦趋。再后来,明诚的胸膛升起温暖的光火,照亮了明楼的永夜。自此,他们是黑暗摸索中彼此坚实又温暖的陪伴。在《石破天惊》的哨响设定中便足以可见,哨兵和向导,彼此分开都是强大而勇敢的战士,但是一旦他们站在一起,他们就是这世上最石破天惊的力量。




爱情,希望,平静的光荣


并不能长久地把我们欺诳,


就是青春的欢乐,


也已经像梦,像朝雾一样消亡;


但我们的内心还燃烧着愿望,


在残暴的政权的重压之下,


我们正怀着焦急的心情


在倾听祖国的召唤……




Halo》现代飞行员AU完结


飞行员设定,机长和副机长的搭档,看到就热血沸腾啊,一个脑洞新奇小中篇,爱上楼诚后天天都有新剧看。楼诚,凌李,蔺靖都有出镜。就是有点短不够看,直到剧末我也没看到少阁主和小哭包的拥吻。




十殿生》地府日常AU在更


怎么说呢,主角虽是楼诚,但感觉戏份都被蔺靖抢了,如果单开专写蔺靖会感觉更棒呢,但是不得不说太太的脑洞真的超赞,本是无情无暖的地狱罗刹却因为一帮不省心的手下而格外欢腾啊。




 @锦小路 




大水冲了龙王庙》土匪头子和城里少爷AU


看着名字就觉得开心啊,琅琊山上的土匪头子瞧上了山城里的阿诚少爷,画面感超强。武力值max心眼儿max财富max,绝世佳公子的皮被明楼吃摸了个干净。阿诚少爷头上琅琊山送彩礼,再来就被绑了送入洞房,肉香艳,文笔力道,浓浓的东北大碴子味,看着人舒服,一口气看完停不下来。两个武林高手之间过招,最后吃亏的还是阿诚,因为抵不过明土匪的厚脸皮,但咱诚少也不是矫情的人,初夜的木屋play真的是在上面啊。




相互撩的两个人,明楼是真稀罕阿诚啊。我也稀罕啊,可惜没有琅琊山做彩礼啊。笔者说文章马上就要结束了,可是我感觉文章才刚开始啊,看不够啊。安利安利。




 @人间抽风客 




少年事


一篇算是早期的作品,初觉平淡,可越到行文后越觉字字珠玑。处处皆有情,笔笔落心血。每一字,每一句,都让人觉着不舍卒读。笔者并未过度着墨于楼诚的感情,谈的更多的是他们的国,他们的家,他们的信仰,直到最后看到他们默于心缄于口的爱意。


文章印象最深的一句:他们一生颠沛流离,前半生有家无国,后半生有国无家。


只凭这一句就已红了眼眶,为了明楼,为了明诚,为了那个时代千千万如他们一般的仁人志士。如何形容那个时代,壮丽二字足以。


站直了,你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引用一句文章中{整个故事都鲜血淋漓得令人不忍卒读,尤其在你对其中所展现出来的道义忠烈产生认同时,怀疑和忧虑也一并而来。}死间计划化比《赵氏孤儿》的典故,真真让人哑然又叹服。捐躯赴国难,人间行路难。




{所谓的家人,就是你再怎么出乖露怯,再怎样犯傻显拙,都依着你由着你。}明楼助明诚成长而非护,他知道明诚心中的荆棘,他滋养出的是明家固有善良。{明楼让这一丛荆棘,无声无息地开出了柔软妍丽的花朵。}


{明家是很看重亲情的,也因此,明家人倾注于情感上的维系牵绊,也强烈到了近乎于霸道的地步。}




{他对明楼,就和他对这片山河所怀有的感情本质上是一样的。他深爱明楼年轻时儒雅的容颜,鸦黑的发丝;他也深爱明楼如今泛憔的面庞,微霜的鬓角}




夜深忽梦少年事,醒觉方知是白头。




何其有幸,能够知道楼诚,能够通过楼诚看到一个国家的倔强与不屈。何德何能。






 @豆花落拓 




少帅》军阀AU


 少帅楼X副官诚 笔者这种考据党真的极大的满足了我这种细节控。开头一段侃侃几字就已将两人的外貌心思勾画的无可挑剔。




{明楼明少帅鼻梁高挺,剑眉利落,脸容牵动时眼角就抓出一把尾纹。当他被丢进一堆敞着衣怀、挎着驳壳枪的大老粗之中,便显得极不合适起来,毕竟本质上来说,明少帅从里到外都散发着斯文人的气质:他的头发背梳压在盖帽的大檐下,灰呢军装严丝合缝地扣在一起,腰间系着条武装带,手边放一副眼镜,在戏唱的好时,就伸出一只手指来回地摩挲镜框的边缘。他身后贴着椅子笔直站着另一名英俊的副官,有双闪着精光的似小鹿般的眼睛共两道粗直平实的眉毛,昂着头,好像在面无表情地钻研台上的戏码。}




这种穿军装披大裘的形象简直帅的人合不拢腿啊。你说好的阿诚领兵救少帅,明楼将明诚搂进大衣里接吻,到底什么时候能见着。


文章里有一段,明诚不愿明楼只身犯险拧巴着站在明楼房门口,刚沐浴过的小白杨孤零零的立着,最后明楼无奈将人搂回房里。电视剧里没听到的《游龙戏凤》笔者在这里让明楼将明诚羞了个大红脸儿。还有两个人共睡一张小床,明诚无奈于明楼睡觉不老实,生活又有人情味儿。


催更催更。其实笔者的原创也超棒,奈何你就是不更,过年了不给红包给更新也行啊。




能画能写 @十二万 




陈大方和蔺春风,当初差点因为tag而错过的一篇好文呐。没有苦哈哈的庙堂江湖,只有你情我愿和永远被坑的列将军。


一篇篇独立展开,一个浑号就是一段伤心的往事,真正的陈大方和他的小春风没有完成的幸福就让假大方和春风来继续。人人都会有错,好在错还能改。




 @云初 


十八相送》这篇文章不敢多拾慧,说多一句便会剧透,说少一句便觉得对不起笔者的思路。完全AU,架空的现代情报战,一段往事,一个来自边陲的少年,一段丢失的记忆,一种无法宣于口的情爱。


怎么说呢,真的希望大家能去感受一下笔者笔下的楼诚,与电视剧里同样都是伪装,但是二者的精彩又绝对不同。


明楼深沉,明诚倔强,明台还未长成,明镜却已早逝,他们带着伪装生活,甚至面对彼此也无法坦诚。明诚始终坚信他是明楼最后的棋卒,而明楼始终怀念凉河铁轨上那个愣怔的孩子。


大概就是




{早就知道了,故事里有你,一定是个好听的故事。}




安利第一发,晚安么么哒。

评论

热度(190)

  1. jinnie家的猫二十三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