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panda

一个话剧社团的意外死亡

各种穿马路:

仅以此文向大家喜爱的貂丁、傾海太太表白,请当作迷妹的同人。


一个话剧演员的意外死亡


第一场 话剧是艺术


【话剧院】
【明台正精神抖擞地练基本功,他的同事郭骑云、于曼丽也在练基本功】


明台: 话剧,人类的艺术。


郭骑云: 话剧,生活的缩影。


于曼丽: 要有爱,要有你死我活。


明台: 要有恨,要有冲突误会。


于曼丽: 你看见我的脸,又看不见我的脸,你,离我太远。


郭骑云: 但你毕竟还是看到了我,看到我高高扬起的头颅,看到我高高耸立的手臂,我的形体,我的激情,我想向你诉说的一切。


明台: 一切都是我,因缘由我而展开。


于曼丽:一切都是我,故事因我而结束。


郭骑云: 多少次我想掏出我的心,我火红火红,跳跃的炙热的心。


明台: 可我不行,我不能给你看,我没有特技,我没有剪切,我只有一颗心。


于曼丽: 给了你,我就死了。再也没有人像我一样,高举着绝望的手,溺水一般呼喊着。


明台: 我爱你。


郭骑云: 我还能给你什么呢,我的语言,我的灵魂,我的形体,我的一切。在这展灯下,我的胸怀向你敞开,我的思绪向你飘来。


众人: 我的一切,我的艺术,都为了你。


第二场 我渴望富有


【后台】
【于曼丽刷着手机淘宝】


明台: 曼丽!


郭骑云:于曼丽!


于曼丽: 唉呀,吵死了!


明台: 别玩手机了,快看看这个。


于曼丽: 等等,郭骑云,你觉得哪个颜色好看?


【于曼丽把手机屏对着郭骑云,屏幕上出现8种色号不一但颜色一样的指甲油】


郭骑云: 我看不出差别……


明台: 浆果粉,浆果粉适合你。


【于曼丽收回手机】


于曼丽:啊,原来你觉得我很村啊!


明台:……什么话啊!


于曼丽: 最村的就是浆果粉了!


明台:……你居然质疑我,要不,我给你问问我阿诚哥,你发我一个链接。


【三分钟后,阿诚回信息】


明台:他发来一条链接。


于曼丽: 我要看我要看。


【明台把信息转给于曼丽】


于曼丽:……好看是好看,可是好贵啊。


【明台给阿诚发短信】


郭骑云:(凑到明台身边念短信)阿诚哥,有没有便宜点的。


【阿诚回复短信】


郭骑云:(凑到明台身边念短信)“忙,滚。”哦,这应该是你大哥。


明台: 打扰他好事了。


郭骑云: 会遭雷劈的。


于曼丽: 人家没有钱,人家好穷,人家都没有人爱,呜呜呜呜呜。


明台: 小姑奶奶哟!


于曼丽: 你走开,你不要闹我。


明台: 好,好,乖,乖,不闹不闹,我正要给你看一个生财之道。


于曼丽: 哪有什么生财之道,根本就没有人来看我们演话剧,我们已经欠了三个月场地租赁费了!


郭骑云: 他们都去听相声了,连评书馆的人都比我们多。都怪你!都怪你哥哥!


明台: 不许你说我哥哥的坏话!


郭骑云: 他们还买通了全国的黄牛党。


明台: 噢……我是领养的!


于曼丽: 讨厌!明台讨厌!


明台: 我们可以登广告。


郭骑云: 我们没钱。


明台: 我们可以上街拉客。


于曼丽: 我是一个清高的艺术家。


明台: 我们可以改行演二人转,抓阄谁来拉二胡。


于曼丽: 我看你比较适合演一头驴。


【于曼丽下】


第三幕 感情生活


【明公馆】
【阿诚和明楼喝茶】


阿诚: 明台没有回来。


明楼: 我知道。


阿诚: 你不该吼他。


明楼: 我没有吼他。


阿诚: 你叫他滚。


明楼: 他影响我发挥。


阿诚: 你硬得像根山药,两条短信根本没有影响。


明楼: 你软得像块魔芋,两条短信影响你。


阿诚: 不要说荤段子。


明楼:是你先说的。


阿诚: 越老越没有规矩。


明楼: 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阿诚: 所以我们该拿明台怎么办,莎士比亚根本养不活他。


明楼: 那要看他会不会读书,莎士比亚也曾教人翻墙。


阿诚: 什么?


明楼: 翻墙。


阿诚: 你别逗了。


明楼: “我籍着爱的轻翼,翻阅你的围墙。”


阿诚: 这是爱情。


明楼: 曾经我也有一双翅膀。


阿诚: 曾经?现在你没有了?想和我拆伙?


明楼:什么话。曾经我也有一双翅膀,我没有用来飞翔,我把它烤着吃了。


阿诚:……难怪这么丰腴。


明楼: 所以我翻不过你的院墙,还请阿诚把门打开


阿诚: 好说。


【明镜上】


明镜: 好哇你俩。


阿诚: 大姐。


明楼: 大姐。


明镜: 你俩还有脸叫我大姐,你俩逼死我算了。


阿诚: 不敢。


明楼: 惶恐。


明镜: 明台都多少天没回家了,你们管过吗?


明楼: 他去追求艺术,追求光和美,火和热。


阿诚: 他是当代社会的西西弗斯,无论多少次,都要穿过那扇门。


明楼: 为了理想。


阿诚: 为了戏剧。


明楼: 燃烧自我。


阿诚: 璀璨人生。


明镜: 给我跪下。


【二人跪】


明镜: 马上给我把他找回来。


第四幕 我渴望力量,我渴望新的生活


【话剧院门口】
【郭骑云在大声卖票】


郭骑云: 卖票卖票,原创剧本,情节跌宕,帅哥美女,演技感人。


【楼诚二人上】


明楼: 有多感人。


郭骑云: 要多感人就有多感人。


阿诚: 比红岩还感人?


郭骑云: 比上甘岭还感人。


明楼: (唱)姑娘好像,花儿一样。


郭骑云:(唱)小伙儿心胸,多么宽广。


阿诚: 朋友来了,有好酒。


郭骑云: 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


明楼: 小伙子,我看你很有前途。


郭骑云: 我愿意为人民服务。


阿诚: 写过申请书吗?


郭骑云:(挺胸)写过,请组织考验我!


【三人下】


【话剧院后门】
【明台在大声卖票】


明台:卖票卖票,原创剧本,本少亲笔,帅哥美女,本帅领衔。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王天风上】


王天风: 少年,你渴望力量吗?


明台: 不,谢谢。


王天风:……


明台:卖票卖票……


王天风: 少年,你渴望钞票吗?有了钞票,你可以聘请票务公司,可以打灯箱广告,可以请茅盾文学奖作者给你写剧本,可以请蜜蜜给你当女主角。


明台: 我有女主角。


王天风: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终于可以给你的女主角买一车的棒棒糖,吃到她烂牙,买一吨的指甲油,涂到她穿孔,屯一集装箱的旗袍,好像她生在平安京。少年,你渴望力量吗?


明台:是的,谢谢。


【明台与王天风下】


第五幕 艺术是我自己


【话剧院】
【于曼丽站在聚光灯下】


于曼丽: 我曾经问过自己许多次,你会不会来。


于曼丽: 你没有来。


于曼丽: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你。


于曼丽: 我曾经问过自己许多次,我会不会走。


于曼丽: 我不会走。


于曼丽: 我梗着我倔强的脖颈,我硬着我柔软的心肠,我怀揣着我最最炙热的,纯洁的爱,想投入你的怀抱,想把心掏给你。


于曼丽: 可我不能。给了你,我就死了。


于曼丽: 我不想死,我爱你,因为爱你,我害怕死去,因为爱你,我踽踽独行,因为爱你,我站在这里,我站在没有人的剧场里,就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我自己。


于曼丽: 即使是这样,我也还是爱你。


【于曼丽下】


第六幕 上帝会善待那些多情的、勇敢的人


【路边】


路人A: 我们晚上去干什么?


路人B: 我想去听相声。


路人C: 买不到票。


路人A: 评书呢?


路人B: 场子正在装修。


路人C: 那还是去看曼丽小姐吧,曼丽小姐多可爱啊,我要给她送花。


路人A: 醒醒吧,那次曼丽小姐登场,全城玫瑰花没断货的,轮得到你?


路人C: 啊,曼丽小姐。


众人: 我们的艺术女神!


end

评论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