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panda

爱(夜巡番外)

太喜欢夜巡了。。

autistic_RG:

说了会写总是会写的。


梗是 @七爷 点的,大哥动心的那一天。


————————————————————


明楼的精神域是一片花园。


 


起先是明家门前庭院的模样,几株法国梧桐枝繁叶茂,几棵白玉兰吹兰芬馥,还有一颗前朝种下,从没开过花的老桃树。很快庭院里的花草便焕发出勃勃生机,枝叶硬是满溢出庭院的栅栏,和街边的行道树连成了一片。然后又加上了豫园的三穗堂、卷雨楼,再然后又有了拙政园、网师园、留园、狮子林……


 


上海和苏州连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工厂道路是装饰,河流山峦是景色。那时候小小的明楼会骑着自行车在上海和苏州之间穿行,他到一处,那里枯萎的树木便会发出新芽。


 


他偶尔会把庭院里种上几盆兰草,墨兰、寒兰、石斛兰,常见的、娇贵的、难伺候的,在他的精神域里都能成长,挨挨挤挤的开出高雅的花朵。或者在院子正中种上一整片牡丹,姹紫嫣红甚是美艳。


 


然而一夕之间,他的花园凋零了。像被火烧过,又像被台风肆掠而过。


 


那一年他13岁。父母双亡,长姐在一夕之间分化成弱哨兵,来不及学会隐藏精神兽,就被迫去到弱肉强食的斗兽场,带着一身伤回到家里。


 


明楼每天夜里都能听见明镜的哭声,那种痛苦的、压抑的、悲从中来的啜泣。


 


姐姐的每一滴泪都如同强酸,一点一点腐蚀掉原本就已七零八落的草木。枯萎,死去,再不复发。


 


后来家里又来了两个小的,一个天真烂漫,成天调皮捣蛋;一个饱受虐待,安静到叫人心疼。明楼把他们都当做弟弟,悉心教养。许是明镜对明台更上心些,他也就对阿诚更上心些。


 


他喜欢阿诚看着他的眼神,有依赖,有崇敬,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


 


同时明楼的精神域也越来越大,到了广州,到了北平,囊括了大半个中国,河流依然是河流,山峦依然是山峦,可惜,这大半个中国都是不毛之地。


 


几年之后他带着阿诚去了法国,他精神域里又有了埃菲尔铁塔和塞纳河,唯独没有一丝绿色。


 


明楼原本以为他的精神域就是这样了,气候温和,空气清新,死气沉沉。


 


可是有一天,那只是普通的一天,阳光正好,风正轻,明楼像往常一样起床下楼,阿诚正在在晨曦中挽起袖子给花园里的玫瑰培土,他听见明楼的脚步声回头对他微笑,阳光刚好透过树荫洒在他的左脸上,他的左边眼珠变成了暗金色。阿诚道一声“早上好”,明楼心里那棵长在明家庭院里从没有开过花的老桃树突然绽开了一朵粉色的小花。


 


原来这就是他从不认识的爱呀。


 


是一见钟情,也是日久生情;是不见时想见,也是见面时怎么也看不够。


 


那一朵羞答答的桃花就像是春讯,明家庭院里的树木再一次抽枝发芽,兰草牡丹竞相开放。春意满溢过黄浦江,满溢过扬子江,满溢过山川河流,从亚洲吹过欧洲,连卢浮宫的意大利式平屋顶上都落下了几朵粉色的小花。


 


明楼勉强抑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慢慢走到阿诚身边,接过他剪下的一朵还带着露珠的玫瑰,摸摸他有些上翘的发梢,换来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还小,不用急。明楼心想,得让他长大,得等他分化,得让他成材。不可以为了自己的私欲折断他的翅膀。


 


可是他的精神域里在唱歌啊,在赞美他的春神。


 


他脑海里满满的都是罗伯特·勃朗宁的那首诗:


 


你总有爱我的一天,


我能等着你的爱慢慢地长大。


你手里提的那把花,


不也是四月下的种子,六月开的吗?


如今我在心里撒满爱的种子,


至少有一两粒会发芽吧。


 


……



评论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