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panda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楼诚】长歌行 15

阿涛ckann:

方爹上线~


因为情节比较简单,所以比较短的一章~~


——————分割线————————




方孟敖沉浸在找回幼弟的悲喜交加之中,却没有想过,自己没头没脑地发这句电报回家,会引起多大的风暴。


他本意只是想和方孟韦说这件事——之前那几日和明诚相处,幼弟天天耳提面命,他终于也理解,双方的身份有别,此刻不是相认的好时机。方孟敖一边有愧于自己的冲动给刚见面的幼弟添了麻烦,一方面,又迫不及待地和方孟韦说这件事情。


往日里他非常不喜欢方孟韦和那些人来往,尽管方孟韦一再保证他肯定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警察局有些事情实在是推脱不得,上司的要求,他也不能总是仗着家里的势力驳人家的面子。


然而揍也是揍过方孟韦几顿的。


待到见了明诚,明诚可就是如假包换的军统里的人,军衔还不低。再想想幼弟苦心经营那么多年,虽然不赞同,总算还是有些理解了。


这是他第一次用方孟韦给他的那个秘密电台。


耿直刚毅的方孟敖,也不会有发电报的本事。他向来不屑走关系求人,憋了几日,还是忍不住了。


几盒雪茄,和一个美国的电报员达成了默契。


把喜悦说出口,方孟敖就浑身轻松了,然后再也不想做这种求人的事情第二次,加之春节之后,航线运输越发繁忙,连着一个月,一点空余时间都没有。


可怜方家,被方孟敖一句话搅得翻天覆地,然后一点其他消息都没有。根本无从查起。


方孟韦每日回家都灰头土脸的,没有带回消息,无颜见自己的父亲。


方步亭病了一段时间,还是挣扎着起来,小辈不争气,只能靠自己。


谢培东得了吩咐,换个方式,没有去查方孟敖变出来小弟,而是辗转去查方孟敖这段时间和人的往来,以及飞行的航班、线路。


总算有了眉目。春节那几日,军营里没有方孟敖的记录,再通过其他门路深查,总算查去了上海。


知道是哪里,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拿了张孟韦的照片,托了家里忠心的下人,走了一趟上海,什么都清楚了,明诚,明家,在上海,本就是风云人物。


方步亭看着书桌上的资料,老泪纵横。


三十年,失去了这个幼子三十年,失而复得。他不在生父兄弟的身边,也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手下人没办法弄到明诚的照片,递来的是几张报纸。主角都是明楼,身后站着明诚。


脸色平和,神情沉稳,看不出任何的波澜。


方步亭这些年,虽然也是在重庆政府里办事,然而明楼明诚1939年才回国,那时候起,方步亭管得更多的,已经不是国内经济要务,而是和美方的物资流通,中央银行的外汇走账。


父子便又多错过了这些年。


尽管这是新政府的报纸,他的幼子披的是汉奸的外皮。然而他更相信,他的那个脾气火爆的长子,既然能够独自跑去上海认了幼弟,还安全跑回了西南前线,那么这个儿子,还有这户人家,就绝对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他应该高兴的。


幼子流落在外,碰见了好人家,过得日子不比在他身边差。吃穿无忧,留洋学艺,如松如柏。


然而他错过了这个孩子三十年,他的喜怒哀乐,辛苦忧虑,与他这个生父一点关系都没有。一辈子,到死,都无法补偿。


方孟韦蛰摸进来,自己的父亲前两日就见了派出去又回来的下人,然而却闭口不提家里小弟的事情,他憋不住自己的心思,想问。


“你不和木兰出去?”这一日是周日,木兰不缠着方孟韦就是有鬼了。


“爸,都两天了,你总能和我说说小弟的事情吧。”方孟韦赖着不走。


方步亭看看那份报纸,再看看眼前的儿子。


方孟韦,从来不会有那种神情。方步亭走了一辈子的明路暗路,知道什么样的人,才会有那样的眼神。


“现在不是时机。”方步亭把东西收好,“该见面的时候,就会见面的。生是方家的孩子,就一辈子都是方家的孩子。”


方孟韦不太满意这样的回答,“小弟在上海?收养他的人对他好不好?不能把他接回家吗?家里条件不比他那儿好多啦?”


“你要是真的吃饱了没事干,练琴去。”方步亭手边的纸上写的就是明诚在巴黎时候的履历,艺术系硕士学位,还是提前读的硕士。音乐系才子。政治经济系教授助教。


“不是吧爸爸,我多少年不练琴了?怎么……”方孟韦目瞪口呆,“我没吃饱,下去吃饭了。”


他还真不是说说,真的吃饭去了。


——————TBC——————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