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panda

四合

高夫尔球杆儿:

刀里有糖,小学生文笔(。




西皮:靖苏
警告:狗带暗示,严重欧欧西和bug
梗概:要做好临终关怀
弃权:写的不好一切锅都是我的,原著属于作者,电视剧属于谁不太清楚反正也不是我



蔺晨有次半真半假提起,说小飞流你看看你苏哥哥这个清白坦荡的样子,保不齐还没折腾死先就成佛了。
梅长苏正坐在矮几后翻书,闻言头都不必抬,捡起手边儿一本册子横飞过去,正擦着蔺少阁主拢着的手。

院子里缓步走来的人弯腰拾起书,慢慢弹去浮土。
蔺晨翻个白眼儿,心里大叹几句俗人配俗人,还是老实提溜起盘腿坐在一边玩灯的飞流绕正门走了。

近黄昏时人总有点倦,一日的劳作该歇了,面前又是漫漫长夜可供安眠,心底大都是无尽惬意。梅长苏也懒得起身,搁了书册提壶倒茶,推到萧景琰面前。

他现在倒有些不敢随便开口。喊殿下萧景琰会生气,寒暄萧景琰会生气,谈事萧景琰会生气,说别的他更会生气。可不说话便能躲过去吗?说不过等他自己开口更是要怒得直把苏宅命途多舛的瓦片掀了。
梅宗主心里一声长叹,怎么蔺晨没把自己一并拎走了呢,我也就是骨架子大,没比飞流沉多少吧。正低头装傻,放在桌上的手却被抓了去。

用抓字倒是冤枉了太子。萧景琰军旅半生,想是头一次这样珍而重之的握住另一个人。

梅长苏的是病弱书生的手,干净瘦长青白冰冷,像块雕琢好的玉被拢在萧景琰手里。梅长苏小心抬眼去看萧景琰脸色,见他一丝表情都没有,心里咯噔一下,更觉棘手了几分。
他近来交代后事劝慰亲友早已做成了熟练流程,倒不是真情少了一星半点,只是略有底气,知晓如何应对能让他们日后更自在些。
那些能发泄出来的算好,像萧景琰这样木木然一坐,不问不骂只拉着他的手不放,才是真难办。
何况梅长苏再怎么风轻云淡,心底私情虽然早被诸事磨淡了,还是知道自己有愧。
对萧景琰这个少时朋友,自己一力扶持的主君,最亲近的,被瞒的最好的。最拉扯不清的。

说不清年少时林殊与萧景琰是否有逾越了朋友的懵懂,说不清夺嫡时梅长苏与靖王是否有君臣二字不能涵盖的纠葛牵绊。

但越是寿数将近,梅长苏心底越是清明,从前那些撕心裂肺的偏执竟恍如隔世,想起来还会好笑,笑自己曾经也那样鲜活。

他记得自己有好一阵子板着脸,现在也说不清是否因为飞流蔺晨每日闹的鸡飞狗跳,倒是常常自然而然的笑到岔气。

事情做完了,他半生无忧无虑满是憧憬,半生殚精竭虑,步步算计,今时回望,却也没了什么感慨,只觉得疏懒倦怠,该把人都哄好,平平稳稳躺下睡一觉了。
遗憾是人力可及而未及之事,他这一生并没有什么遗憾。

但萧景琰不行。他看着越平淡心里的决断越固执,梅长苏知道的。他不光知道萧景琰怎么想,还知道他要怎么做,还知道萧景琰这样做了,自己怎样说他就会不做了。

可梅长苏心里终究不忍,不忍相逼,不忍说清。他亏欠萧景琰良多,不是一个至高之位一句道别就还的清的。

他没来得及把腹稿背出来。

“今天暮色很美。”萧景琰手指在梅长苏手上摩挲,一边淡淡开口,“我来时看到塔顶霞光下行人已稀。”
“我来你府上,虽然算不上回家,但心境别无二致。”
“你不用担心我做些什么出格的。你不想我做的,我一概不会做。你想我做的,我一件也不会忘。”
他口气极淡,仿佛只是闲谈,连手都是虚圈着,全没有半点强硬。
“而立未几年,倒觉得世事虽然波澜壮阔,在我身上都已尘埃落定了。”
“今后所得所失,不外如是。”
“你大概始终觉得我是个无趣的人,意料之中,千篇一律。”
“可你从来是我命里明亮之处。少时相伴,一生难忘。后来心中诸多不平,无能为力到有些自弃。”
“我该道谢的。”

“可我以为,是你对我不起。”

梅长苏呼出口气,慢慢笑了。
“是。于理于情,我心中都有愧,否则也不会瞒你这样久。”

附近人家养的鸟正放了出去,乌压压一大片。最后的晚霞是紫红色的,轻柔的从西方慢慢消散。

梅长苏伸出空闲的手去摸了摸萧景琰的侧脸。
“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他说,“可你不哭,那我只好假装帮你擦过眼泪了,既如此,我便不欠你什么。”
“这样,可以吗。”
萧景琰定定的看了他半晌,答好。

“倘若真有来世,上天逗趣,让你再遇见我,”梅长苏温柔的说,“譬如你匆匆赶路经过某间茶舍,正巧我也在里面歇脚,歇过了便各自启程,容貌也不必多余仔细看过。人海茫茫,这已是大而难得的缘分了。”

梅长苏合上眼,反手握紧了萧景琰。那已是他使得出的最大的力气了,手背上崩出拉直的筋,指尖发白。萧景琰听见自己心里小动物一样哭泣的声音。极无助,极无辜,命运不知攥在谁人手中,非要把所有失而复得全写成悲剧的短暂注脚。
但他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十三年里反反复复纠缠的梦寐他都习惯了,如今不过添上新的、斩钉截铁的素材,再惊醒也不必费心劳神自己编造千百种匪夷所思的万一。
但再见三年,最终能有这样一个黄昏里漫长而坦诚的告别,能有那些偶尔的温情,也不用后悔。

“苏先生。”
“小殊。”
“别怕。”

萧景琰回忆起最后落下泪来的时候也笑自己,忍了又忍,还是流俗。倒不如一上来就失声痛哭,把人抱在怀里打一顿出气显得洒脱。

这样一想又想起,他都没有抱一抱梅长苏。



Fin.

评论

热度(372)